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永不消亡的毁灭——看《凯撒》有感

2017-10-27

“懦夫在未死之前就已经死了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莎士比亚

   

《凯撒》是由中国最年轻的艺术团体海南人艺所创作演出的包含音乐、舞台、肢体、话剧的跨界表演。

该剧可分为三个片段,导演兼主演邓菡彬老师一人分饰三角,依次扮演了凯撒大帝,将军,凯撒的情人埃及艳后。每一片段都以人物死亡为结束,片段间隔是独特的观众互动环节,美丽的舞者将带领观众参与到激烈的“谋杀”与“叛乱”中去。

开场是一段演员独白,邓菡彬老师以凯撒的名义拿着一只红蜡烛,“所有刺骨长夜,摇摇欲坠,你比我更像一匹野马,短暂而幸福的烛火……”二者确实有相似的命运,生的明亮热烈又短暂急促。

       第一片段,讲的是凯撒之死,五十八岁的凯撒死于将军和六十三个元老共同密谋的谋杀。刺杀的这一段极富乐感,两位舞者与主演随着激烈的背景乐而扭动,凯撒倒地的那一刻,两位舞者一边绕着场一边咆哮着出“自由”、“解放”。完美得融合了肢体与戏剧,通过肢体动作表达戏剧,在戏剧中体现肢体之美。

       第二片段,是参与刺杀凯撒的将军的主场,将军在人民的审判。同样是死亡,同样是三个人但与第一场凯撒之死又有这明显的差别。将军死时被被一条绳子捆绑,在我的理解里,这条绳子或许有更多的意义?实实在在的绳子、人民的怒火、将军内心的压力、愧疚等复杂的情绪……我不知道答案,也不需要知道,也许这才是表演的魅力所在。

第三场的开头很有意思,主演邓菡彬老师站着,两位舞者假装为其化妆,在观众们的疑惑中,主演说话了“我是女王……”。巧妙地完成了转场的尴尬并明确了自己的角色完成了反串。这一场中也有一场激烈的“动作戏”,这里先给大家留个悬念。

该剧的的灯光设计也很有意思,每一场的灯光呈现一致,例如当说到“凡是重大事业免不了要流血……”全程的白光迅速转换成红光,整个舞台沉浸在红色中。红,绿,蓝,紫……不同的灯光带有不同的情感色彩和渲染了不同的舞台气氛。而大面积的色彩是为了突出强调这些效果。

邓菡彬老师的台词功底非常扎实,作为全场唯一有台词的人,他的叙述不缓不慢娓娓道来,感情真挚而到位。我看到了一位优秀艺术人对艺术的对戏剧的爱。

       张弛有速,疾缓有度。你永远不知道在一段平静自然叙述的下一秒会不会有突然爆发的暴雨式的咆哮。音乐与灯光,音乐与演员,灯光与演员……有关舞台的所有元素都以最恰当的方式配合着,一加一大于二,这就是舞台的魅力。

       戏后邓菡彬老师谈到,剧中时不时出现的激烈场景以及碎片化不完整的叙述,目的都为了打破环境,突破日常。平静和完整会让观众有机会填充入自己生活到剧中,从而去判断剧中人物的对错,从一定意义上失去了戏剧化的目的。我似乎是有那么点理解跨界演出的独特之处了。我们不是要去探讨凯撒或者任何人的对与错,评价他的功与过,而是单纯地去欣赏一场盛宴去理解一份感动。

本场表演的看点很多:精彩的一人多角、观众互动环节、时时刻刻存在的舞者、意想不到的道具使用和出人意料的狂躁……都值得大家去品味感受。

凯撒之死是永不消亡的毁灭,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那一块令人神往的土地在今人的努力下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得到纪念。戏剧的人生,人生的戏剧,有你才精彩。(文:赵娜  编辑:榕树)

[返回]


潮安县 | 水城县 | 政和县 | 鹤岗市 | 皋兰县 | 和静县 | 利辛县 | 牡丹江市 | 安庆市 | 婺源县 | 吕梁市 | 沐川县 | 苏尼特左旗 | 宜州市 | 临海市 | 镇平县 | 沿河 | 巴楚县 | 陇川县 | 万安县 | 贵德县 | 潍坊市 | 邮箱 | 栖霞市 | 天津市 | 兰西县 | 湖口县 | 道孚县 | 洛南县 | 镇雄县 | 富阳市 | 临泉县 | 乌拉特后旗 | 桓台县 | 禄丰县 | 韶山市 | 岢岚县 | 仙游县 | 渝北区 | 重庆市 | 兴海县 | 宁明县 | 抚宁县 | 纳雍县 | 扬州市 | 青铜峡市 | 玉溪市 | 汤原县 | 达州市 | 定结县 | 财经 | 长白 | 雷波县 | 佛山市 | 临高县 | 资讯 | 宽甸 | 青川县 | 阿拉善右旗 | 临夏县 | 安庆市 | 三亚市 | 同德县 | 巩留县 | 斗六市 | 巍山 | 罗甸县 | 饶平县 | 庄河市 | 西充县 | 曲阳县 | 进贤县 | 威远县 | 西和县 | 行唐县 | 绥江县 | 安塞县 | 丰都县 | 太白县 | 襄城县 | 保亭 | 怀仁县 | 济源市 | 保亭 | 孟连 | 安平县 | 盐城市 | 余姚市 | 高平市 | 松潘县 | 泸溪县 | 广丰县 | 东港市 | 澜沧 | 泰州市 | 昌乐县 | 玛纳斯县 | 镇远县 | 石台县 | 察隅县 |